百狗的東京日誌

關於部落格
我的東京簡單生活
  • 718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喃喃自語(10)_求婚

2008年10月27日事情始於我要去東京看設計週,
從台灣出發前D先生曾很認真的在MSN上與我討論過,
我到東京之後該去哪裡和他的同事們共進晚餐,
網站上搜尋了幾家餐廳,
其中『中目黑區的料理亭鶴姬』,招牌菜『塩鯛めし』(鯛魚飯)
從網站上看起來相當誘惑人,
於是便決定好好去那家料理亭大快朵頤一番。

那天悠閒的在東京都庭園美術館待整個下午,
隨後抱著響宴美食的心情前往鶴姬,
包廂裡8個人愉快的吃吃喝喝、熱鬧的說說笑笑,
速度開始放慢之際突然坐我對面的mayukoさん
要大家安靜,她說我身後的D先生好像有話要說,


只見他突然縮小了音量微微顫抖的說出『我們要結婚了』
我望著D先生愣了一下『啊!』,接著大家一陣『え──── 』,
他迅速的將一個小盒子放在桌上,那一瞬間我變成眾人目光焦點,
可是下一秒鐘哭的人不是我唷,是坐我斜對面的Hisaeさん,
真的,裝戒指的小盒子一上桌Hisaeさん的眼淚
就沿著雙頰斗大的落下而且停不下來。

大家笑翻了七嘴八舌的說難道其實戒指應該是Hisaeさん的嗎,

嘻笑慌亂中D先生催促著我將盒子打開,
急急忙忙的將戒指往我手指上套,
還擺出一附『呼───終於完成工作』的神情,
剛才忙著幫Hisaeさん擦拭眼淚的mayukoさん
驚呼:「不是該對她說『請妳嫁給我嗎?』怎麼戒指就套上去了!」

整個包廂塞爆了笑聲,只見D先生很僵硬的小聲說:「請妳嫁給我!」
這時旁邊的Akemiさん說:「等等你應該要用你們的語言跟她說吧!」
「對呀!你應該用中文跟我說吧!」我力圖鎮定開始跟著瞎起鬨,
只要處理到私人事情就會很緊張害羞跟我一樣的D先生,
尷尬的笑著用中文對我說:「沒關係啦,不用講了啦。」
mayukoさん這時後好像聽的懂中文似的,
突然對我說:「我教妳,就帶著戒指吧,然後說NO!」


全場又是一陣笑聲,在旁邊好不容易才停止掉淚的Hisaeさん,
一直說她很感動,原來她還是新婚蜜月期,情緒很容易被這種氣氛影響,我呢則是從頭笑到尾,後來晚幾天到東京的友人 P & C夫婦說我是第一個

他們聽到被求婚卻沒落下感動淚水的女生,沒辦法呀現場真的很好笑,
再說有人比我早落淚,我哪還哭的出來呀~~~
一旁的Adam當場點了一瓶香檳來祝賀這美麗的一刻。

受日劇、電影影響,原本我以為日本人比臺灣人更西化,

對於求婚場面這種事情很習以為常,沒想到當時在場的人都說很驚訝呢!
如果不是我們的話,他們這輩子恐怕沒機會碰到這樣的場面,
對他們而言求婚算是很隱私的事情,一般是不太會讓人看見的,
尤其是讓熟人參與,
對於我們說台灣人會呼朋引伴甚至還錄影,
到時候好在婚宴上播放一事,感到相當不可思異呢。

聚餐結束散步回家的路上,我打電話向媽媽說這件事情,
媽媽透過電話問D先生的第一句話是:「那你有準備花嗎?花很重要,才浪漫呀!」
只見D先生又尷尬的笑著說:「啊我忘記了,下次會注意。」

那個...D先生求婚這種事情還會有下一次嗎?


PS.隔天與嫁作日本人妻的J小姐吃飯,應她要求,我們還真的再上演一次求婚...

 Baigo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